小草app回家的路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得知佳人就在韩夫人的房间里,刘玄神情激动,一路快行,迫不及待的直奔韩夫人的院子而去。当刘玄等人穿过花园的时候,恰巧被躲在附近的雪莹看到。

雪莹得到阴丽华的提示后,她并没有回到后宅的宴会大厅里,而是一直躲在花园的门口。结果她没把阴丽华等出来,反而等到了急匆匆而来的刘玄。

看着刘玄所去的方向,正是韩夫人的所处,雪莹心头一紧,正准备追上去,可刚提起脚来,她又立刻又收了回去。

刘玄可是当今天子,自己只是阴家的一个小丫鬟,又怎能阻止得了他?弄不好,非但帮不到小姐,反而还得白白搭上性命。

不得不说,此时的雪莹还是非常冷静的,她心思转了转,飞快地向前庭那边的宴会大厅跑去。

前庭那边,宾客又多又杂,没人特别留意雪莹这么个小丫鬟,只当她是宅子里的侍女。

身为下人,她不敢直接闯入前庭的宴会大厅里,只能焦急的在门口徘徊。

好在阴兴眼睛尖得很,突然瞥到门口那边走来走去的身影,他面露狐疑之色,问道:“阿兴,那是不是丽华身边的丫鬟?”

阴识顺着他的视线,向房门口望去,正看到在那里徘徊个不停的雪莹。他脱口说道:“奇怪,还真是雪莹那丫头!”

阴兴皱了皱眉,雪莹不在后院照顾丽华,怎么突然跑到前庭来了?他心中一动,向阴兴使了个眼神,兄弟二人站起身形,顺着墙边,悄悄走出大厅,来到外面。

到了房门口这,阴兴拉着雪莹,向旁走了一会,来到无人的僻静处,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问道:“雪莹,怎么跑到前庭这边来了?”

身材火辣女孩运动装活力写真

雪莹小脸煞白,连忙把后院那边发生的事向阴识、阴兴讲了一遍。

最后,她说道:“奴婢本来在花园门口等小姐出来,可是已经过了好几炷香了,小姐还是没有出来,而且,奴婢看到陛下向韩夫人的住处去了!”阴识、阴兴闻言大吃一惊,丽华被韩夫人领到她的住处换衣服,然后刘玄又奔韩夫人的住处去了,他们究竟想干什么?阴识、阴兴都不是蠢笨之人,而且这种事,即便是

让个傻子来猜,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。

阴兴勃然大怒,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咬牙说道:“无耻小人,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!”说着话,阴兴转身就要往后宅走。

阴识手疾眼快,一把把阴兴拉住,沉声说道:“疯了不成?忘了这里是哪了吗?”

这里可是刘玄的皇宫,阴兴一个外姓人,这么直冲冲地往后宅那边闯,和私闯后宫没什么区别,那可是杀头的死罪。

阴兴急声质问道:“大哥,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丽华被刘玄欺负不成?”

阴识沉吟片刻,说道:“阿兴,我去后院找丽华,尽可能的拖住刘玄,赶快回府,面见父亲,把父亲请过来。”

营救丽华,他俩的分量还是太轻了,只有他们的父亲出马,才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。

阴兴连连点头,说道:“大哥,我这就回府!”

阴识说道:“快去快回!”“晓得!”

等阴兴急匆匆地走了之后,阴识也没有多做耽搁,让雪莹给自己领路,直奔后院而去。

如果是正规的皇宫,男子想进入后宫,谈何容易,必须得到天子的首肯才行。

但这里并非真正的皇宫,刘玄也是刚刚登基不久,所有的规矩还没有竖立起来,管理也十分混乱,即便有侍卫看到阴识向后院走去,也没有阻拦。

在雪莹的指引下,阴识来到后花园,到了这里,雪莹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了,她只能指出个大致的方向,说道:“大公子,我看到韩夫人带着小姐向那边走的!”

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阴识走出几步,前面正好走过来一队巡逻的侍卫。

双方碰了个正着,这些后院的侍卫不认识阴识,感觉他不像是内侍,伸手把他拦住,问道:“是?”

阴识拱手说道:“在下阴识!”

一干侍卫愣了片刻,脸上皆露出了然之色,纷纷拱手施礼,说道:“原来是阴大公子!”

他们虽不认识阴识,但不等于他们不知道阴识这个人。

阴家可是整个南阳最有名望的士族,乃管仲(当年管仲被楚王封为阴大夫,后人便都改姓为阴)之后,阴家的大公子阴识,谁人不知啊!

为首的侍卫什长好奇地问道:“阴大公子不在前庭,怎么来到后花园了?”

阴识不动声色地一笑,说道:“我家小妹身体有些不太舒服,被韩夫人带到她的住处休息,我正赶过去探望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众侍卫闻言,恍然大悟,再没什么好问的了,纷纷向阴识拱手,转身要走。

阴识把他们叫住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在下不知韩夫人的住处,还望这位小哥指点一下。”“哈哈,阴大公子太客气了。”被阴识称为小哥,侍卫什长也是挺高兴的,十分热情亲自为阴识领路,快走出后花园的时候,他手指着外面的一座别院,说道:“那里便是韩

夫人的住处了!阴小姐……没事吧?”

阴识拱了拱手,说道:“小妹只是不胜酒力,应无大碍。”

“如此便好。”侍卫什长拱手回礼,而后带着一干手下侍卫走开了。

别过这队侍卫,阴识带着雪莹,顺着侍卫什长指点的方向,快步走了过去。

当他二人来到别院门口的时候,想往里面进,但是进不去了。别院的门口,既有刘玄的侍卫,也有刘玄的内侍。

所谓的内侍,也就是太监、宦官、阉人。

几名内侍都没想到阴识会突然来到这里,看到他时,都有些发愣。阴识也不理他们,直接就要往里面走。

内侍们急忙把他拦住,为首的内侍正色说道:“阴大公子,这里可是韩夫人的住处,阴大公子就这么往里走,不太合适吧!”

阴识沉声说道:“我去见我家小妹!”

“阴小姐?阴小姐不是在后院的宴会中吗?阴大公子找人怎么找到韩夫人这里了?”

还没等阴识说话,雪莹急声说道:“我家小姐弄脏了衣服,被韩夫人带到这里更衣,一直也没有出来!”

“还有这等事?奴婢得先去问一问,阴大公子请在此稍等!”那名内侍装模作样地转身要往院子里面走。汉代时期,宦官的自称通常为奴婢,与天子关系亲近些的,得到天子宠信的,会自称仆,再亲近些,并得到天子重用的,甚至被封爵的,可自称为臣,但这种宦官极为罕

见。

没等那名内侍走开,阴识一把把他的衣袖拉住,面色不善地说道:“不必了,在下直接进去,带小妹回府就是。”

对方明显是在装糊涂,故意拖延时间,阴识哪会上他的当?

见阴识不上当,还是硬要往里进,内侍心里焦急,如果让阴识坏了陛下的好事,陛下责怪下来,自己人头不保啊!

他死命的拽住阴识的衣服,急声说道:“这里可是当今夫人的寝宫,阴……阴大公子身为外臣,又怎能私闯?这……这可是死罪!”

阴识冷声说道:“那就让陛下责罚在下好了,现在,在下必须要带小妹回府!”阴识可有学过武艺,而且武艺还很精湛,区区一个内侍,又怎能拦得住他?

他只稍微用力一挥胳膊,那名内侍便被他推出去好几步。见自己拦不住阴识,内侍也豁出去了,尖声叫道:“拦住他!赶快拦住他!”

周围的侍卫们如梦方醒,就听哗啦一声,十多名侍卫站在院子的大门前,将阴识的去路挡得严实合缝,人们一个个手握佩剑的剑柄,冲着阴识怒目而视。

那名内侍尖着嗓子说道:“这里可是天子脚下,乃皇宫禁地,……阴大公子好大的胆子,竟然硬闯?把他……把他……”

内侍手指着阴识,咋呼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阴识可是阴家的大公子,身份特殊,不是他区区一个内侍能得罪的。何况,如果陛下真宠幸了阴丽华,那阴识就成了国舅,更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了。

所以他指着阴识,叫了半天,也不敢把阴识怎么样。

作为陛下身边的内侍,都不敢得罪阴识,下面的侍卫们也不傻,不会蠢到真对阴识动家伙,倘若伤到了他,再有个好歹,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阴识卯足了力气,往前硬冲,那些侍卫们也不和阴识动手,就是组成一堵厚厚的人墙,死命的堵住阴识,不让他进去。

一时间,院子门口这里,吵闹成了一团。院子内,韩夫人的寝室。阴丽华被韩夫人安顿在这里,她并没有昏迷,脑中还有神志,就是头晕得厉害,浑身无力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房门突然打开,从外面走进来一人。这时候,阴丽华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,走进来的人具体是谁,她已看不清楚。

进来的这位,正是刘玄。看到躺在床榻上,蠕动个不停,玉面绯红的阴丽华,他一时间都惊呆了。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连忙把身后的房门拉上。

他一步步地向床榻前走去,声音不由自主地微微发抖,颤声说道:“丽华,……怎么样?”

阴丽华看不清楚对方是谁,但隐隐约约能听到对方的声音。听闻对方称呼自己丽华,她本能反应地脱口问道:“文叔?”

刘玄正往前走的身子顿是一僵,眼中生出一抹阴冷,不过很快又便浓烈的欲望所取代。他走到床榻前,看着在床上扭动个不停的阴丽华,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目光在阴丽华的周身上下扫了扫去,眼睛都快不够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