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狸视频app色板下载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另外一边,顾潇潇躲在被窝里,动都不敢动一下,就怕一不小心把床给弄坏。

   之前她睡在上床,她刚刚不过是把手放在床杆上,想要爬上去,手指刚摸到床杆,粗大的床杆瞬间被捏的凹下去。

   只好睡在下床,陈美之前睡的床位。

   顾潇潇愁的不行,这样下去,明天可怎么办?

   明天还有比赛呢?

   她这样别说比赛了,正常活动都成问题。

   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觉,手里握着透明的玻璃瓶,里面有蓝色的液体在闪耀。

   举着小瓶子,顾潇潇眼里一片愁绪。

   老大究竟瞒了她什么?

   *

   夜,如墨侵染,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窗边,修长的手指搭在窗沿上,轻轻的敲动着。

   清纯美女笑容可掬唯美写真

   今夜,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   月光洒落在男人的身上,染上一丝清冷的气息,男人清冷矜贵,儒雅温润,却也高贵冷漠。

   种种矛盾的气质,杂糅于一身,却挑不出一丝违和的感觉。

   宫煜城望向夜空中,皎洁的月亮藏在云层之中,若隐若现。

   他目光深邃如海,湛蓝色的眼眸叫人看了心生涟漪。

   到底,他还是没有阻止小一的变异。

   那个丫头呀,真是每时每刻都不忘给他招惹麻烦。

   门口传来扣扣的敲门声,宫煜城转过身,朝门口走去,将门拉开,外面俩人一前一后的站着。

   前面的是李思雨,后面的是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,男人推着欧式古典餐车。

   “老大,晚餐准备好了。”李思雨恭敬的说。

   餐车上的东西,宫煜城只扫了一眼,就知道是李思雨做的。

   他目光微微一闪:“不用了,跟我回国。”

   “什么?”李思雨嘴角柔和的笑突然僵住,蓦的看向宫煜城:“老、老大,您不是说永远……”都不会踏进国土吗?

   “情况有变,我需要回国一趟。”他声音温润柔和,不疾不徐的说着。

   李思雨有些不甘心的咬着下唇:“可是老大,没有在,许城谁也没法控制住。”

   闻言,宫煜城慵懒的眼神看向李思雨,柔和的声线洗涤着人的心灵,像夜空中空灵的箫声,清冷空寂。

   “这是该去想的问题。”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太阳穴位置,宫煜城慢条斯理的道:“我花钱雇佣们,不是为了教们解决问题,是让们帮我解决问题。”

   为了防止许城逃脱,他已经把势力移到了国外,本以为他会就这样平淡的度过为数不多的时日,没想到那丫头终究还是出事了。

   她特殊的体质,无论落在谁的手中,都不会好过。

   这还是宫煜城第一次对李思雨说重话。

   虽然他语气依旧平淡,但熟知他性格的李思雨很清楚,他这是在发布施令,而不是征求她的意见。

   “属下越矩了。”

   回答她的,只有男人冷漠而平淡的一个“嗯”字。

   李思雨浅笑着,到头来,她还是不如那个人在他心底的位置。

   “是因为顾潇潇吗?”

   明知道答案就是这个,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出口,希望能得到不一样的答案。

   然而现实永远那么残忍。

   “是,准备飞机,我要回国,立刻!”

   李思雨一怔,没想到会那么急。

   “老大,程五不一定能赶过来,他……”

   “赶不过来,就让他自我了结。”宫煜城语气冰冷的说,湛蓝色的眼眸里,流转着冷漠。

   李思雨失神的望着眼前的男人,或许是他平时太过温柔,以至于她都忘了,这个男人,是站在黑暗势力最顶端的那个人,根本不可能会是温柔的人。

   他的温柔,永远都会给一个人。

   那个人在他心中的位置,她这辈子永远都无法超越。

   或许,这就是她爱上这个人的悲哀之处。

   偌大的古堡上方,螺旋桨飞快的旋转着,煽动着周围的气流,掀起男人披在身上的白色长袍。

   登上飞机之前,宫煜城只对李思雨说了一句话:“守住许城,无论如何。”

   他给李思雨留了最后一条路,用那个办法,可以压制住狂暴的许城。

   李思雨浑身狠狠的震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望向他离开的背影。

   直升机的门已经关上了,透过窗户,她看见他冷漠的侧脸。

   直到直升飞机飞远,李思雨还站在原地,久久不曾回神。

   她听懂了他的暗示。

   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许城,他很清楚,她的力量不可能是许城的对手。

   服下众多异能激发液的许城,一旦狂暴起来,除了他,谁都无法制衡。

   所以他给她留了最后一样东西。

   异能者最精纯的血液。

   只要喝下他的血液,她能短时间内获得力量,将许城制服。

   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,承受了他这种级别的异能者的力量,最终结果除了爆体而亡,没有第二条路。

   而他之所以困住许城的目的,是为了防止许城伤害顾潇潇。

   李思雨一直都知道,在他心中,她永远无法和顾潇潇相提并论,只是她没想到,在他眼里,她的生命竟是这么不值钱。

   直升机早已飞到上空,地面的人影越来越小,宫煜城收回目光,眼里一片冰冷。

   为了小一,他可以万劫不复。

   直升机无法直接从M国飞到国内,所以程五只是把宫煜城送到国际机场。

   “老大,一个人去吗?”程五担心的问。

   现在那些HY的残党都在找他,他一个人回国,程五担心他会出事。

   “嗯!”宫煜城淡淡的应了一声:“回去协助思雨。”

   “老大,思雨她……”

   “不必多说。”

   宫煜城阻止他继续说下去,他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   于他而言,李思雨永远只是属下。

   在M国,湛蓝色的眼眸并不算特别,上了飞机,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。

   时间紧急,他坐的还是经济舱。

  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,宫煜城缓慢的闭上双眼休息。

   半夜,顾潇潇身体蜷缩成一团,牙齿嘚嘚的响着,漆黑的眼眸散发着金色的光,牙根越来越痒,好几次想要爬到床上去咬人。

   还好她还有最后一丝理智。

   只是她知道,再这样下去,她会受不了的。

   不行,她必须睡觉,只要睡着,就不会发狂了。

   抱着这个想法,顾潇潇狠狠的咬住手臂,因为太过用力,最后疼的晕过去。

   *

   周围白茫茫的一片,顾潇潇站在原地,莫名其妙的望着周围,视线所及的地方,满是白雾,她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 正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。

   “小一……”

   那声音顾潇潇何其熟悉,一听就知道是老大的。

   “老大,在哪里?”顾潇潇慌张的四处张望。

   走了数十米远,终于看到了老大的身影。

   “老大!”

   她双眼一亮,激动的跑过去抱住他。

   宫煜城硬生生的被她撞到十米之外,顾潇潇一愣,错愕的望着自己的双手。

   怎么回事?

   她突然想起自己力气变大了。

   宫煜城被她撞倒在地上之后,浑身泛起刺骨的冰冷。

   湛蓝色的瞳孔猛地缩紧,也是这一瞬,坐在飞机上沉睡的宫煜城,猛地睁开眼睛。

   “小一……”嘴里呢喃着她的名字,宫煜城呼吸变得粗重。

   望向胸口的位置,那里此刻仿佛被冰冻住一般。

   怎么会这样……他明明教她用血液压制她的异能了,为什么非但没有被压制,反而像被激化了一样。

   不得已,他有一次进入梦中,只是这一次,顾潇潇已然不在梦中。

   顾潇潇以为自己不小心伤到了老大,立刻惊醒过来,额头冒着冷汗。

   看到周围黑漆不见一丝光亮,她猛地松了口气。

   还好,还好只是个梦。

   第二天,顾潇潇一大早就起床,经过一晚上的沉淀,牙根终于不痒了,就是手上的力气也小了很多。

   这让顾潇潇松了口气。

   可就算力气没有昨天大,也还是比正常人大很多。

   这让顾潇潇心里有些担心。

   艾美丽一大早醒来,就看见顾潇潇直矗矗的坐在床上,不由愣了一下,揉了揉眼睛,不解的道:“潇潇,怎么起那么早?”

   天还没亮,她只是想起床上个厕所,顾潇潇就这么坐在床上,怪吓人的。

   “睡不着。”顾潇潇随意说了一句,转移话题的问:“时间还早,怎么不多睡下?”

   “我想去上厕所。”艾美丽诚实的道。

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对顾潇潇而言,就跟坐牢一样难熬。

   终于天亮,顾潇潇再也忍不住出了宿舍。

   来到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,顾潇潇试探着运气身上的力气,只用了两层不到。

   一拳打在树干上,成年人腰粗细的大树,瞬间被砸了一个洞,顾潇潇吓得赶紧把手收回来,怎么力气还是那么大?

   深怕被人看到,顾潇潇急匆匆的往操场方向走,走到一处拐角的地方,一只手突然落在肩上。

   谁?

   顾潇潇反手一扣,瞬间将身后之人抵在墙上,所有的动作,完全出自本能反应。

   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响彻耳迹,顾潇潇愣了一下,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。

   陆宁疼的脸色青白,看到顾潇潇,他不过是想和她打个招呼,没想到她会突然攻击他。

   速度还快到不可思议,力气也大的吓人。

   “陆,陆教官……”

   看清来人是谁,顾潇潇不免有些心急。

   怎么会是他。

   陆宁有气无力的靠在墙壁上,唰白的脸上冒着冷汗,左手捂住右手手腕,那是被顾潇潇刚刚抠住的地方。

   他目光沉沉的望着顾潇潇,手腕上刺骨的冷意叫他无法言喻。

   顾潇潇也望着他,对上他凝重的眼神,心中渐渐升起杀意。

   陆宁是军队的人,知道她身体的异常,他一定会上报。

   刚好,附近没人,正是杀人灭口的好时机。

   只是这想法刚升起,就被她狠狠的压了下去。

   该死,她到底在想什么?

   还想继续做回杀手的路吗?

   现在这双手没染过人血,她怎么可以生出这样的想法。

   眼里的杀意一闪即逝,顾潇潇面无表情的看着陆宁:“陆教官,怎么样?我刚刚不知道是。”

   她假装若无其事的询问。

   陆宁扯唇笑了笑,漆黑的眼眸望向顾潇潇,眼神不变,唇角却勾起笑容:“没事,这丫头,力气倒是挺大。”

   只是那笑未达眼底,他仿佛没受到任何影响,笑着站直身体,抬手搭在她肩上,笑眯眯的道:“防备心这么重,可不是好事。”

   顾潇潇没接这话,陆宁朝她摆了摆手:“回去吧,等会儿还有比赛等着们呢。”

   俩人分别往反方向离开,转身之际,双方脸上的笑容同时消失。

   “啊,疼,疼疼……”

   沈莹的办公室里,陆宁和蒋少勋占据了主要位置,沈莹只能坐在另外一边。

   “怎么弄的?”蒋少勋一边给他擦着药酒,一边问他。

   陆宁咧了咧唇:“不小心。”

   显然没说真话,蒋少勋也不在意。

   正认真的给他揉着药酒,这药酒还是沈莹的。

   沈莹正处理文件,突然听陆宁来了一句:“说现在的小女生,力气都那么大吗?”

   蒋少勋轻嗤一声:“力气再大,还能比得过这个大力士?”

   别看陆宁一副瘦弱斯文的模样,这人在特A大队,可是出了名的大力士。

   比身手,他不是最厉害的,但比力气,这人能称得上第二,绝对没人敢称第一。

   陆宁笑而不语,调笑着说道:“我看手下那个顾潇潇,力气也不见得小到哪里去。”

   他话里有话,蒋少勋一下就听出来了,手中的动作突然停顿:“知道什么?”

   陆宁这人平时不着调,却不会无的放矢。

   而且他和顾潇潇根本就没接触,怎么会知道她力气不小?

   陆宁笑而不语。

   沈莹突然问道:“们在说顾潇潇?”

   没想到沈莹会突然接话,蒋少勋和陆宁同时一愣,朝她看去。

   沈莹被俩人看的不自在,忙说道:“这丫头力气确实大,上次程梦因为输给她,还不服气来我这儿举报,说顾潇潇是服药才导致力气那么大的。”

   她这话并没有怀疑顾潇潇的意思,还笑着说道:“不过这都是没有证据的事,程梦这丫头,总是争强好胜,输给们国防大的顾潇潇,心里难免有些不服气,不过这也说明,顾潇潇力气确实很大。”

   毕竟程梦是自己连里的兵,她什么情况,沈莹还是很清楚的。

   说完,沈莹笑着出去接水。

   她不知道,她随意的一句话,在陆宁心里掀起的波澜有多大。

   “服药吗?”他小声呢喃着,唇角勾起一抹笑,只是那笑显得越发冷漠。

   他倒是不知道,在部队里,还有敢用药的人。

   蒋少勋一看他这样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 “顾潇潇不是想的那种人。”他是顾潇潇的教官,顾潇潇什么情况,他比陆宁清楚得多。

   能力确实出众,但不代表她会用那种下三滥的东西。

   那丫头嚣张惯了,才不屑用那种东西。

   听到蒋少勋给顾潇潇辩解,陆宁挑眉,不正经的笑道:“蒋大教官,这是在维护肖战的女朋友吗?别忘了,也是有女朋友的人。”

   蒋少勋皱眉:“乱想什么,我只是说出我了解到的顾潇潇而已。”

   “那倒是挺了解她!”陆宁皮笑肉不笑的说。

   蒋少勋跟他说话胃疼,狠狠的扭了一把他的手腕,办公室里顿时传来一阵凄厉的尖叫声。

   沈莹刚走到门口,被这尖叫声吓了一跳,杯子里的水一下子晃出去大半。

   陆宁抓着右手手腕,朝蒋少勋道:“去大爷,说中心事就发火。”

   蒋少勋嗤笑:“我这是教不要成天脑补,免得无妄之灾落到自个儿头上。”

   陆宁一脸假笑,咬牙切齿:“老子乐意。”

   蒋少勋挑眉:“那继续。”顺便把药酒放在桌上: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”

   话落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。

   “诶,蒋少勋,少勋,勋……别走啊,艹,真走呀。”

   陆宁骂骂咧咧,惹来沈莹压抑不住的笑声。

   没想到那个地方下来的人,还有这么逗比的,沈莹还以为里面都是些只会板着脸训人的大头兵呢。

   烈日当空,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气。

   陆宁淡定的垂着一条胳膊,看向站在面前的六个人。

   “几百号人,几天之内,就剩下们几个,有没有谁想发表什么感言?”

   这人就没个正经,顾潇潇却不敢大意。

   他发现陆宁好几次看她的眼神,都带着审视。

   很明显,早上那件事,陆宁并不是不在意,只是心中的怀疑没得到证实。

   眼下,她必须要加倍小心。

   “有,我有感言!”艾美丽完全没感觉到陆宁和顾潇潇只见的急流暗涌,积极的举手。

   陆宁刚被她男人收拾,现在看艾美丽也不得劲儿。

   唇角扯出一抹柔和的笑,陆宁道:“既然没人说话,那就让我来给们介绍一下今天的考核内容。”

   艾美丽:“……”

 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 这教官怕不是个聋子。

   陆宁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,反正他现在不乐意,就想欺负人。

   背着手在六人面前来回走动,陆宁浅笑着:“今天的考核内容,依旧很简单,都是们平时训练的内容。”

   自从前一天,他一脸温和的笑着说完考核内容之后,众人对他口中的简单,已经产生了怀疑。

   见众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,陆宁摇头啧声道:“们还真是不可爱。”

   手指着不远处的方向,那里是四百米障碍的场地。

   “看到没有,今天的考核内容,只是四百米障碍而已,不要求名额,也不用让们跟谁比赛速度,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,都可以通过。”

   听完他的发言,众人不由疑惑,真的就这么简单吗?

   四百米障碍,算是训练内容中最难的一项,但对于训练过无数次的人来说,并不是难事,就是不知道这规定的时间,到底有多短。

   一般来说,2分35秒为及格,2分内为良好。

   可特殊部队选人,肯定不可能只要求及格和良好。

   很快,众人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解答。

   陆宁将六人带到四百米障碍场地。

   四百米障碍,全程统共四百米,规则一般是士兵在起点位置五到十个俯卧撑,然后迅速起跑,俯卧撑不计入时间。

   空炮100米,进入障碍去,障碍区的障碍物,依次是五连桩、宽壕沟、飞矮板、上高板凳、越高低台、上云梯、过独木桥、高板墙、钻铁丝网。

   然后再转折,同样的过程反过来,回到起点位置。

   来回共四百米。

   这是四百米障碍的基本标配。

   可众人看着这障碍跑的场地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   五连桩上,似乎抹了油,看起来滑腻腻的,壕沟也比正常标准要深。

   之后是矮墙。

   标准的四百米障碍里,矮墙才一米四,但这矮墙,好像有一米六。

   高板跳台也比正常标准高,高墙就更不用说了,更高,独木桥上,也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,黑乎乎的。

   铁丝网更可怕,钻铁丝网,顾名思义,人从铁丝网下面钻过去。

   可正常的铁丝网下只会有铁丝的接头,然而眼前的铁丝网,下面每个铁丝结点处,用细细的白线绑在上面,被绑在一起的,还有无数根尖锐的绣花针。

   看到这里,众人不禁感到头皮发麻。

   这是要玩死人的节奏吗?

   陆变态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是不是很简单啊,都说了是们平时训练的项目,都别紧张。”

   背着一只手,陆宁来到几人面前,咧唇,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,笑意森森:“1分30秒算过关,机会我已经给们了,不要求们一次达到,只要今天之内,有一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,都算过关,怎么样,陆教官是不是很和善?”

   和善大爷!

   几人只想朝他脸上吐口水。

   难度加大就算了,时间还缩短那么多,这是要人死的节奏,1分30秒,别说一天了,一个月只能能达到都算突飞猛进。

   还和善,呸!

   不过这些不满,众人也只能在心里想想。

   陆宁无奈的耸了耸肩,来到顾潇潇面前,眯着眼睛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女士优先,要不这位同志就先来吧。”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==来不及分章了,将就看